<rt id="6oqky"></rt>
  • <acronym id="6oqky"><table id="6oqky"></table></acronym>
  • 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
    公眾號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日本通·2022-01-24 09:00:00·社會
    摘要:在六的世界里,困難仿佛是樂趣的同義詞?;叵胫醯酱罄頃r,他不會說中文,也沒有老婆,獨自面對重重阻礙,用時間去克服,看著生活一點點變好,就像游戲打到通關。

   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人間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,作者:真真,原標題:《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:換個地方,重新把人生游戲打通關》,日本通經授權發布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在六的世界里,困難仿佛是樂趣的同義詞?;叵胫醯酱罄頃r,他不會說中文,也沒有老婆,獨自面對重重阻礙,用時間去克服,看著生活一點點變好,就像游戲打到通關。這種感覺他想再來一次。

    松陽蛤湖村出了樁新鮮事,整個大東壩鎮的人都在打聽:村里來了個日本人?不對,不是一個——是一男一女,帶著三個娃娃,一大家子,上了年紀的村民揣測,“那個日本鬼子會叫很多日本人過來,這個村子就被偷掉了!”

    老包是村里最早得到消息的人。去年夏天,他聽說有個日本人想租他的二層老房。那里原是種植香菇的地方,已經空了好一陣。到底看上了啥呢?老包沒細想,就把房給租了出去,3000塊一年。

    就這樣,在村民們的議論中,上條遼太郎與妻子上條綾子帶著孩子和空、結麻、天夢搬進了這幢自建磚房。過去七年,他和妻子在大理釀酒、染布、踐行自然農法、用怪異的澳洲樂器做音樂、自己在家接生并拉扯大三個娃。如今來到松陽鄉下,生活的不確定性再次展開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一家人在松陽的新居門前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松陽位于浙西南,多山,交通閉塞,在很長一段時間并不為外人所知,直到近幾年的鄉村改造與民宿熱潮,才將這個小縣城推到眾人面前。人們稱這里為“江南最后的秘境”,“秘境”二字包含了太多浪漫想象,但抵達的路途并不容易。飛機落地溫州,再坐1小時高鐵抵達麗水,擠上座椅扁塌的小巴車,再昏昏欲睡1小時,松陽縣城總算到了。來過你就知道,古村落能在這里保留下來,不是沒理由的。

    從縣城打出租車前往蛤湖村還要30公里,上條遼太郎只發給我一個模糊的定位,讓我進村給他電話,他出來接。一路上,司機大叔對我的目的地很是疑惑。

    “你來旅游的?”

    “來見朋友?!?/p>

    “網友???”他拖長了調子,意味深長。

    “不是啦,我朋友一家剛搬到這兒,我來看看?!?/p>

    “那肯定是很好的朋友咯?不然誰跑這么遠過來?!?/p>

    在松陽,像陳家鋪、楊家堂這樣的村子名聲在外,人們從世界各地而來,專愛往村子里鉆,然后以一兩千一晚的價格住進網紅民宿,司機大叔對這些早就見怪不怪。但蛤湖村平平無奇,既沒有奇山秀水、青瓦老屋,也沒有網紅民宿,唯一值得說道的,就是村里人多姓包——據說是宋朝包青天的后代——政務網站的村子簡介還補充道:精忠愛國在蛤湖人的血脈里世代傳承。

    車子經過穿山隧道和水庫大壩,最后停在蛤湖煙酒小賣部前。很快,遼太郎抱著孩子出現了。

    在中國,遼太郎的朋友們都稱他為“六”。他看上去比實際年齡33歲要略大一些,穿一件軟塌塌的灰色衛衣,牛仔褲上滿布泥點,就在你以為這是個道地農民時,他頭上的彩虹色毛線帽、打結的長發和濃密的胡須,又在提醒你他的嬉皮本質——除了種地,他最愛的就是玩音樂。我想起一個大理朋友的評價:大理只有一個真正的嬉皮,那就是六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六和小兒子天夢。(真真\攝)

    3歲的小兒子天夢興奮地在他懷里亂扭,臉頰上凍出了高原紅;銀灰色棉襖,兩條褲腿上全是灰。帶我穿進背后的泥土路時,六指了指眼前那棟小屋,門前的洼地里種了菜,養了鴨子,門口水泥地坪上還堆放著兒童車,云南牌照的摩托車只剩下一側的反光鏡,屋檐下晾曬了一排五顏六色的兒童衣物,典型的中國農家景象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六在房前養了鴨子。(真真\攝)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生活在中國的外國人都躲不開這樣一個發問:你為什么來中國?對于六來說,這個問題會更復雜一些:你為什么會來中國……種地?

    多年下來,他總結出一個標準答案:緣分。

    六出生于日本千葉縣一個普通家庭,父親在一家大型制造企業工作,朝九晚五,日日往復。他小時候熱愛足球,和大多數男孩沒什么不同,進入叛逆的青春期,他留起了臟辮,流連于東京的電子樂俱樂部,打工時誤入討債公司,依靠演技和騙術拿到了豐厚的報酬。

    從18歲開始,他的生活便是一連串的逃離。年輕人的反叛是對上一代生活方式的質疑與挑釁,為一家企業效力終身,這樣的未來他從未期待過。他從大學休學,去往澳洲打工旅行,在那里頭一次接觸到農場生活和森林電音派對,也感受到了不同文化的碰撞。

    回到日本后,他一邊繼續學業,一邊在國內外四處旅行,以工換食宿,干起了農活,學會了開拖拉機。一次在印度學習瑜伽的旅程中,他接觸到“自然農法”。這種種植方法源自日本,1940年代福岡正信提出構想,倡導不耕地、不施肥、不打農藥,讓農作物按照本來的樣子生長,和周圍環境實現良性的自然循環。和瑜伽一樣,自然農法關乎身體與精神,在六看來,吃自然生長的植物,心也會變得干凈。雖然那時他尚未明確未來的方向,但當他和日本的朋友們嘗試在鄉下邊玩音樂邊耕種時,他發現依靠土地也可以生存,逃離上一代朝九晚五的生活模式,或許會成為一種可能。

    真正的轉折發生在22歲:在一次爬山過程中,他從山頂摔下,斷了一條腿,被直升機救回一命。此前一位四國的朋友自殺離世讓人惋惜,而這次,他發現死亡原來離人如此之近。

    短暫的磨難與停滯有時更能讓人看清生活的本質與內心的渴求,病床上,他審視著過往飄忽不定的生活——在日本,人們用“腳不沾地”來形容這種狀態?,F在從高處跌落,像是命運的暗示,“你該回到土地上”。傷好后,在朋友父母的拜托下,他用40天時間徒步走完四國島88座寺廟,歷經1300多公里,這在日本被稱為“遍路”,是一趟朝圣旅程。他發現人生很像“遍路”,“有時困難,有時輕松”。命運就這樣埋下伏筆,一條不尋常的路已在他眼前展開。

    那時他從未設想過這樣的生活——在另一個國度娶妻生子,男耕女織。但在2011年抵達大理后,一連串的巧合造就了命運。是巧合讓他在清邁遇見了當時的女友綾子,綾子與他有著相似的人生軌跡,從未在公司穩定工作過,總是邊打工邊旅行,切換著目的地;也是巧合讓一個小生命降臨,讓他們迅速進入到父母的角色,順理成章在大理安了家,一住就是7年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六在大理的住處,門上貼著三個孩子的名字。(陳雨瀟\攝)

    大理是藏龍臥虎之處,各路神人歸隱于此,不同國籍的大廚、農夫、音樂人、畫家匯集,在傳統的白族鄉土社會中,這群外來新移民以愛好和志趣組建起自己的社區。在這里,只需要去聚會和派對上喝幾次酒,就能迅速建立起一個關系網。而在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人民路,或是人頭攢動的柴米多市集,只需幾次照面,陌生人也能發展出友誼。

    2018年,作家蘇婭在與六一家交往數年后,記錄下他們的故事,出了一本以他名字命名的書。一時間,這個在大理種地的日本人被許多媒體報道,人們羨慕他逃離城市后開啟了田園牧歌式的生活,也好奇他如何將種地和做音樂調和,讓農民與音樂人的身份實現統一。在很多人眼里,六成了大理新生活的代言人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2019年,六和法國畫家John在大理流動雜耍藝術節上演出,手中的樂器是澳大利亞土著部落的傳統樂器迪吉里杜管。(陳雨瀟\攝)

    我眼前的六矮小精悍,黝黑的臉上一半都是胡須,一說話便隨之抖動。他早已習慣人們的到訪,面對陌生人也沒有過多拘束,既熱情交流,又保持著一些距離。他領我進屋,堂屋里鋪著榻榻米,成為了孩子們的游戲房,左側是還未收拾就緒的工作室,里面堆放著他帶回的種子、自釀的味噌、米酒,以及大件的榨油機等工具,右側是客廳連接著開放式廚房。

    “喝茶還是咖啡嗎?”客廳里,上條綾子露出靦腆的笑,用生澀的漢語問我。她用寬寬的發帶將長發束起,只露出光潔的額頭,沒化妝,但皮膚潔凈,穿一件發舊的灰色抓絨帽衫,樸素而好看。在中國,朋友們都親切地稱她為“阿雅”。

    盡管是農村的老房子,但客廳里收拾得潔凈有序,冰箱上用便利貼寫下了孩子們最近的計劃,大兒子和空在8公里外的鎮上讀小學二年級,由六每天開車接送;二兒子結麻在隔壁的幼兒園上課,走幾步路就能自行往返;小兒子天夢還能享受半年的放養生活,等進入幼兒園,阿雅就能擁有更多自己的時間。

    踏著木樓梯上到二層,這里是六的音樂工作室、臥室和客房。工作臺上擺放著做電子樂所需的筆記本電腦、MIDI控制器,也有傳統樂器尺八,云南的民間樂器口弦,墻角顯眼處則放著一根長長的迪吉里杜管——初到大理時,六就是在古城博愛路上演奏這種樂器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六自己做的烤箱,可以烤披薩和面包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他按下電腦播放鍵,電子樂的節奏與旋律響起,接著取出迪吉里杜管,低沉渾厚的樂聲融入到鼓點中。過去他常常在市集和音樂節演出,在自己編寫的電子樂框架上加入傳統樂器的即興演奏,也會搭配佛經的吟誦?!拔易龅囊魳窌形业奈兜?,因為我也種地,不像其他producer?!彼Φ?。

    有時候人們對身份的理解太固化,農民和電子樂制作人之間似乎隔著無法越過的鴻溝。對六而言,澳洲森林派對、印度瑜伽打坐與日本鄉下的自然農法,都在他身上留下了烙印。他漸漸發現福岡正信的理念并非只是種地的方法,更像是一種philosophy(哲學),包含著全部的人生態度?!霸谥袊鴽]有這樣的人,我的音樂不是土,是有味道的。種土地的人也會發現原來我們還可以做音樂,這樣就沒有界限,也能吸引到更多人?!闭f漢語時,他常伴有停頓、思索和重復,循環使用簡單的字句以抵達意義深處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六和妻子阿雅在準備晚餐。(真真\攝)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回到客廳圓桌旁坐下,1月的松陽氣溫降到零下,比起大理干爽溫和的氣候,此處的濕冷顯然需要花時間去適應。阿雅用日語和丈夫溝通一番,六捧起砍好的柴火,點燃后放入自制的壁爐,屋子漸漸暖和了起來。

    我想象著這樣一個五口之家,既要攜帶日常生活物件,又要搬運大型設備,搬家會是怎樣一個浩大的工程,當初又是什么樣的念頭,讓他們決意離開生活了7年的大理?

    “為什么離開大理呢?”六自言自語思索道,接著給了我一個出其不意的回復,“大的原因是,那邊的生活太好了?!?/p>

    哪有人會因為生活太好而逃離的?我心里暗忖。六向我解釋:“因為太穩定,有很多朋友,經濟方面也沒有問題,我們認識的人越來越多,大家都知道我在干嘛,跟本地人關系也還不錯,我跟阿雅考慮,我們一直在大理,也不可能。我種東西,在大理的環境里,已經花了很多年,其實確立了,地也養得很好,再做下去就是做同樣的事情?!?/p>

    這下聽明白了,原來是要逃離舒適區,在其他地方重新實驗種地這件事。

    在六的世界里,困難仿佛是樂趣的同義詞?;叵胫醯酱罄頃r,他不會說中文,也沒有老婆,獨自面對重重阻礙,用時間去克服,看著生活一點點變好,就像游戲打到通關。這種感覺他想再來一次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2019年,六和兩個??在大理收割??。(陳雨瀟\攝)

    離開大理的首選并不是松陽。最開始,浙江一家企業邀請他們入駐一座小島,還開出了寬松的條件,讓他們既能實踐自然農法,又能分享自己的種植經驗。一家人就這樣帶著一卡車家當從西南遷徙到島上,開始了全然陌生的生活。

    然而到了島上,生活的不便利越發顯現。盡管小島有著自己的生活體系,但缺少基礎的配套設施,采買物資和兩個孩子上學,都需要經人協助才能坐船前往島外。過程中,他重新審視起自己與世界的關系,過去他離開日本云游四海意味著自由,在大理與妻兒一同安于田野也是自由,如今島上的這份工作提供了暫時的安穩,但也不可避免帶來了限制,這與他的理想背道而馳。

    那一年的島上生活六不愿多提,2020年他再次打包行李,帶著一家人離開了小島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搬家離開大理那天,朋友們都前來歡送六一家,鄰居Chris把六的雞抱回家養,結麻則躲在了冰箱里。(上下圖為陳雨瀟\攝)

    命運再一次讓他們面臨選擇,彼時身邊有不同朋友向他們發出引薦和邀請。在疫情剛剛緩下來那陣子,他們用一個月時間輾轉14個地方物色落腳處。

    六喜歡浙江,在這里不僅可以依照當地的土壤環境和自然氣候,重新試驗自己的耕種方法,同時還能極為便利地去往上海、杭州,這些城市有著相當活躍的音樂氛圍——初到浙江時,他已經依靠音樂快速融入到一個新的群體中,在義烏和千島湖的生活市集上都演出過。

    因為漢語沒那么熟練,阿雅始終傾聽著我們說話。生活的不確定性帶給男人的是新鮮感,那么對于家里的主婦來說,離開大理又意味著什么呢?我看向阿雅。

    她這才慢慢開口。實際上,在大理她也有自己的煩惱,看似安穩的生活,卻經常會受到陌生人的打擾?!霸诖罄?,很多不認識的人來,一個禮拜十幾個人來敲門”。自從他們的故事被報道后,許多旅行者來到大理都會自行摸索到他家,敲響院門?!邦D頓頓,”她右手拱起做出敲門的動作,嘴里模擬出聲響,自己也忍不住笑出來,“我還可以,我總是說我聽不懂”,然后她轉向六,“他聊天半小時,一個小時,有的時候好的人來,有的時候奇奇怪怪的人來,沒有打電話”,她努力表達著意思。不速之客里,有人過來喝茶聊天,還有人過來要個Wi-Fi(無線路由器)一坐就是一下午,而出于禮貌,夫婦倆也不知該如何拒絕。

    “我都沒辦法工作了?!绷鶡o奈地笑。在很多人看來,他的“歸田園”式生活處處透著清閑,但實際上,日常的每一件事都需親自操持——水稻小麥要下田耕種,蘿卜、茄子、辣椒等蔬菜要留心時令去更換,雞鴨每天都需喂食,下的雞蛋要去角角落落撿拾,火麻籽榨油既可以食用,也可以加工成潤膚霜洗面奶,大米加上酒曲發酵能制成米酒,將大米、小麥、火麻籽混合則可以發酵成味噌,麻布搭配植物染料就能扎染出花紋。還有迪吉里杜管,也是他用一棵梨木親手制成的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六在制作味噌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生活的方方面面,哪一樣不需要花費持久的時間與精力去造就?詩和遠方多半是騙人的,而汗水和艱辛往往并不輕易示人。

    “在大理就是認識的人太多,太累了?!绷袊@道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慶幸的是,在松陽暫時沒有這個煩惱。過去在大理,他擁有了新的名字與身份,朋友和派對不斷;而來到松陽,生活忽然安靜下來,一切又回歸到家庭和土地。這里供給他足夠的新鮮感和自由,既沒有大規模的開發改造,也沒有外地人或外國人,初來時,認識的人一只手便數得過來。盡管現在,整個鎮子的人都知道村里來了一戶日本人,但也只是好奇地議論而已。

    在松陽,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對日本人仍心有芥蒂——半個多世紀以前,日軍曾侵占此地長達28天。而大多數村民則對這一家子十分友善,房東老包幾乎天天來串門聊天,也常常有人將自家種的菜送到阿雅手中——我們聊天的當口,就有一個阿姨抱著幾顆大白蘿卜過來了,操著一口無法聽懂的本地話,熱心地遞到阿雅手里。

    村民們自發地關照著新來的一家人,他們的到來似乎為這個缺少年輕人的沉寂村莊帶來活力,村里甚至還開起了一家民宿,人人都盼望著蛤湖村能因此發生些改變。

    六也喜歡和村里人交流。他從村民口中聽說了本地的環境和物產。過去,村里人以水稻為生,十幾年前開始流行種植香菇,而最近這幾年,種地的人越來越少了,大多數人去了杭州或上海工作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初到松陽,六每天忙于裝修房子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在大理,他已經掌握了生存的訣竅,而在松陽,一切都要重頭開始。

    重新裝修房屋花費了他們好幾個月,現在依舊是進行時,從整修瓦片到鋪上榻榻米,之后他還打算在戶外造一個披薩爐和日式泡池,讓生活變得更完整;原本一位企業家打算將一座占地幾百畝的荒山交給他打理,合作最終沒談成,他便從村民手里租下2畝荒地先行試驗。第一年往往是最難的,要觀察當地的氣候和土壤條件,挑選出適合的種子,畢竟光是白蘿卜這種蔬菜,就有好幾十個品種。

    荒地距離此處5分鐘車程,我們決定去看看。六發動汽車,連上手機放了一段電子樂。剛到蛤湖村時,他從鄰居阿姨手里買下了這輛二手的銀灰色面包車,花了8000塊,原本4萬多的里程數,不到4個月后已經開了5萬多公里。

    沿村里小路盤旋上山,新修的水泥路一直延伸到荒地。遠處霧氣濃重縈繞在山間,近處是成片的山茶和栗子樹,我們沿田埂往深處走,瘋長的雜草和灌木攀升到兩三米,人迅速淹沒其中。

    六指著這些雜草告訴我:“沒有雜草什么都不能活,有雜草土很肥?!痹谒劾?,這塊荒廢了七八年的土地上鋪滿落葉和樹根,土壤很松,蟲子和微生物豐富,這一切都意味著土壤肥沃。接著又扭頭對阿雅說,這些“kaya(茅草)”可以用來做屋頂。所謂物盡其用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六在松陽開荒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在大理,耕地是現成的,四季氣候得宜,大多數作物都能生長。而在松陽則要從荒地開始,將灌木砍斷才能開始播種。他還聽村民說山上有野兔出沒,或許會滋擾農作物生長,只能默默祈禱著兔子能少吃一點。

    落腳此地4個多月,經歷了炎熱的夏秋,濕冷的冬天,他已經根據本地氣候盤算好后續的耕種——除了常規的土豆、西紅柿、辣椒等蔬菜外,這里也適合西瓜和地瓜的生長。另外荒山上結有野生的獼猴桃,在大理他從未種過水果,現在也將有新的嘗試。

    他依舊實踐著自然農法。不翻土是為了不破壞土壤里的生態平衡,雜草、蟲子、土壤連同農作物是一種共生關系——蟲子會吃掉部分菜葉,同時也會吃雜草,在這個過程中,生命力弱的蔬菜可能會死掉,而生命力強的種子則留了下來。

    六珍藏著幾十種收集而來的老種子,每一顆身上都藏著自然農法的秘密。在日本農場,雜交種子是主流,它們隨現代農業而普及,收成好,效益高,但缺點是下一代種子可能會退化,于是大多數農民不再保留種子。而在自然農法中,農人選用傳統品種耕作,收成之后,篩選出長得最好的作物,把種子保存下來。種子和土地相互磨合,在迭代優化中實現了延續和循環,農作物也因此越長越好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在大理居住時,六和日本朋友摘下植物的種子,收集起來以便來年播種。(陳雨瀟\攝)

    不施肥則是為了避免另一重問題,化肥會加重土壤中的蟲害,于是打農藥又成了必然,如此往復便形成死循環。在六的書中,他寫道:“我們往往做得太多,舊的問題解決了,新的問題又出現了,無窮無盡。在自然農法里,事情很簡單:能種或不能種。長不大的就不要種,不能種的就不要吃,因為那是你身體不需要的?!?/p>

    六并不奢望能在土地上收獲滿分,也不追求大規模效益,此前在大理種水稻,收成最好的時候也不過畝產400來斤。但許多朋友嘗過他種出來的蔬菜,雖然個頭不大,但滋味更為濃郁香甜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在松陽,每當他裝修或是干農活,都會有本地老百姓跑過來圍觀。有人會指出他這個方法不好,而他從不辯解。他總結出了一套和村民交流的經驗,既不主動灌輸自然農法的理念,也不必為方法不同而引起爭論,他通常會告訴大家自己正在做實驗,“如果你告訴他們農藥不好,這樣就對立了”。在大理時,村民們一開始也會懷疑這樣的耕作方法是否能有收獲,但后來看到田地的雜草間長出蔬菜,證明不除草不打藥也能行得通,他們的想法自然就轉變了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在田間勞作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房東老包幾乎每天都會來串門兩三次。他約莫五六十歲,穿深色夾克,頭戴棒球帽,兒子女兒都在外面買了房,如今就他獨居在村里,有時候他也想過離開,去上海找點事做,發揮余熱。

    我們來到室外,空氣里飄蕩著雞糞的氣味,眼前洼地里是六在去年10月種下的蘿卜、小麥和洋蔥,稀稀疏疏長在雜草間,葉片已經打蔫兒了。

    老包用手指著這塊地:“你看都死了,種不活?!?/p>

    “是不是天氣太冷凍死的?”我說。

    “那為什么我們的菜能活?”他指指遠處菜地里,一茬茬包菜圓滾滾,“像他這樣不打農藥,不開荒,種地是種不來的,你看就種成這樣了?!?/p>

    接著他又指向田埂邊:“這些灰就堆在那,也不用,里面是有鉀的?!?/p>

    他露出頗為可惜的表情。在他看來,日本人這個種地的方法根本行不通。

    “一個日本人跑來松陽種地,你覺得奇怪嗎?”我問老包。

    “我也不奇怪,我覺得他們是來過生活的,不是開荒種地的。我問他要不要賺錢,他說對錢不感興趣?!崩习α似饋?,又自顧自地說,“還是太年輕啊,他還是在研究,不內行。等3年以后就知道了,看看他有什么手藝?!?/p>


    六倒不擔心自己的手藝,對他而言,在松陽生活最困難的是孩子們的教育。

    前一年大兒子和空在島上讀完了一年級,如今則頗費周折轉到大東壩鎮的小學,這意味著孩子要重新適應新環境,結交新朋友,作為外國人,交流更不易?!昂⒆颖容^可憐?!绷毖?,但同時他也相信,童年時遇到的困難會成為孩子的養料在他長大后幫助他。他始終認為,相較于學校教育,家庭教育更為重要,“學校是跟小朋友交流學中文的地方,而我們身邊很多藝術家,很多奇怪的人,讓他們知道有這樣的大人和這樣的人生,我們可以讓他們看更大的世界”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孩子們在溪澗玩耍。(受訪者供圖)

    每天下午4點,六會開車去小學接和空回家,這時阿雅會準備好一小份點心便當,讓孩子在路上能墊墊肚子。和同學們相比,和空顯然要幸運得多,村里的孩子父母大多在外務工,他們幾乎從小學開始就習慣了住校生活。而在六看來,每天的接送算不上麻煩,能讓孩子住在家里和弟弟們玩耍是理所當然,“玩是很重要的事?!?/p>

    當和空、結麻放學回來,家里就到了最熱鬧的時候。3個男孩在游戲房里光腳比賽跑步,或是玩著從學校里學來的游戲“老狼老狼幾點鐘”。讓阿雅感到欣慰的是,孩子們的漢語讀寫要比她好太多,哥哥和空有時會捧著中文書講故事給弟弟們聽,二哥結麻則喜歡用樂高拼出心中的英雄,弟弟天夢學會了用哭鬧來爭奪寵愛,也會在爸爸做音樂時胡亂地扭動樂器,以為自己也是個小小音樂家。每當媽媽和面、搟面準備晚餐時,兩個大孩子會湊過來搶著幫忙,生怕自己落在后面。在這個家庭里,父母沒有缺席,孩子們得以釋放自己的天性,同時又能相互關照。

    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

    | 孩子們的玩具。(真真\攝)

    對于孩子們的未來,六和阿雅不作任何設想。留在農村或去大城市上班,只要孩子們愿意,他們大可以去嘗試。六對他們僅有的期望不過是“別偷別騙別搶”。

    他想起當初和阿雅在一起,岳父提醒阿雅說,你跟這個男人在一起“沒有穩定,但是很刺激”。而這么多年,岳母始終不理解他們的生活,“他們不會覺得很酷,也不相信為什么會有媒體來你們家做采訪?!绷Φ?。但看到幾個孩子都長得不錯,老人也就安心了。

    這一家子從未循規蹈矩,有人羨慕他們的勇氣,也有人質疑。對于六而言,他從不認為自己擁有什么過人的勇氣,也并不認為在城市生活就是錯誤?!八麄冇X得我厲害,我也覺得他們厲害?!?/p>

    無論是妻子孩子,還是當下的生活,在他看來都是緣分?!敖Y婚的時候我錢很少。很多人說,我沒準備好,但是你說的‘準備’是什么呢?”

    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:人間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,作者:真真,原標題:《在中國種地的日本嬉皮:換個地方,重新把人生游戲打通關》,日本通經授權發布。

    *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,不代表日本通立場

    本文由 人間theLivings(ID:thelivings) 授權 日本通 發表,版權屬作者所有,未經許可,嚴禁通過任何形式轉載。

    參與討論

    登錄后參與討論
    日本通 資深作者
    86241篇文章

    作者簡介

    介紹日本資訊大型中文門戶網站

    熱門文章

    成年无码动漫AV片在线观看3D,中国凸偷窥XXXX自由视频,正在播放强揉爆乳女教师,JAPANESEHD熟女熟妇伦